学党章党规  学系列讲话   做合格党员
站内搜索
快速链接
文化园地
当前位置:首页 | 企业文化 | 文化园地
山重水复之后的柳暗花明
发布人:一分公司   龚海亮   发布日期:2013-09-05

 

我国南宋大诗人陆游有“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佳句,这句诗所描述的不仅仅只是山重水复的诗人游景,更蕴含着深刻的哲理。
在生活中,由于我们日常生活的惯性思维总在不知不觉中给我们的思维套上枷锁,总是让我们一看到“山重水复”就“疑无路”,很少会有人能在短时间内达到“柳暗花明”的境界,这就是惯性思维的枷锁,局限了我们的思考方式禁锢了我们的思维,很多时候不是我们做不到,而是我们想不到,所以很多时候就会让我们永久性的陷于“山重水复”而“无路”的境地。
在我工作的鹦鹉洲长江大桥汉阳接线工程(马沧湖标段)项目部,我们在施工时,也遇到了“山重水复”而“无路”的情况。我们负责施工的标段是鹦鹉洲长江大桥汉阳接线段重要的一部分,就在这个路段中,编号ZH562的一个桩基础和承台刚好位于马沧湖东侧人行道旁,当我们正准备对该桩基础进行开挖时发现,在距该桩位4米的地方有一颗树,而该树上简易的架设有四根直径约2厘米的电力线缆,距离地面约6米经现场调查,该线缆是武汉大冷冰山制冷有限公司的供电线缆,属于正常的工业用电。而我们所使用的旋挖钻机桅杆高度是80米,该架空的线缆刚好横在旋挖钻机和要打的桩位之间,往外已经到了人行道边沿,而且该线缆还横穿了马沧湖路,往东是名流公馆的围墙,无路可绕。按照正常的做法,我们决定走管线改迁程序。 
在报告监理和有关管线迁改部门后,监理和管迁部来到了现场,经过现场勘察,该线缆确实影响了ZH562桩基的正常施工,由于在图纸设计和现场勘察阶段,并没有考虑到到上空的物体影响,导致该管线不在设计考虑范围之内,而该制冷场也在施工红线之外,正在进行正常的生产作业,现场管迁部有人提出把线缆架的更高,高度大于旋挖钻机的桅杆这样钻机就可以从线缆下出入,可是目测线缆长度不够;又有人提议将管线沿马沧路北侧方向横拉,拉到承台外边安全距离,可是一样的问题,管线长度不够,根部就没有这么大的延长余地,最后谈论无果.管迁部决定还是走管线改迁路线。
第二天,马沧湖项目部项目经理祁有德来到ZH562施工现场,我们将此事报告了祁经理。祁经理来到ZH562要打桩的位置,先在站在要打的桩位目测了桩到树的距离,然后站到桩位点与树的中间位置,目测了一下经过树上的线缆到地面的距离之后,他说:“把这个树拔掉,沿在桩基旁边挖一条小沟,让线缆从地上走怎么样?”这一提议,立刻让我们所有在场的人眼前一亮,貌似比前面所有的方案可行度高的多,一会儿负责生产的李经理说:“怕线不够长吧?”“线怎么不够长呢,走地下原长大概不变,树上还有点余留,刚好树拔掉之后从桩旁边经过,完全没问题!”祁经理说。“那线放在地下不是要被压坏了,这么重的机器?”“又有人提议,在上面盖一块钢板保护一下不就完了嘛,等到承台施工完毕再收回钢板。”
这一提议马上得到大家的一致认可。后来的行动也证明了祁经理的方法确实可行。就这么简单的一个思维转变,从走空中到走地下的转变,节省了一个多月的工期,也节省了该处管线改迁带来的补偿损失。就这么一个简单的思维转变,免去了一大堆的程序和不必要的工作。
也许大伙心里都在想,这么简单的事情,我们怎么没想到,其实不是我们想不到,很多时候只是我们陷于了惯性思维的模式,在不知不觉中自己给自己的思维套上了无形的枷锁,使我们的思维陷于僵局,给自己造成“山重水复疑无路”的困境,如果我们能跳出固有的思维模式,打开思维的枷锁,眼前就会呈现“柳暗花明又一村”的美景!